誓言若許

【军烨】小蓝帽(下)

天色渐渐晚了,小蓝帽哼着走调的葫芦娃走在大路上,忽然一个黑影跳过,他定了神一看,发现是白天那只小松鼠。
  “小松鼠啊,小松鼠,你怎么又出现啦?”刘烨蹲下来,小松鼠就跳进了他的篮子里。
  “哈,想跟着我一起回去吗?”
  然而只要小蓝帽往前走,小松鼠就会开始疯狂地叫,一旦小红帽走回岔路口,小松鼠就又不叫了。
  “你是不是想让我跟你往岔路走?可是岔路很危险呢,嗯?你真是只很坏的小松鼠。”
  刘烨想把篮子里的小松鼠放回路上,然而她刚一伸手,小松鼠就咬了她。
  “妈蛋!你……”
  刘烨想追过去,小松鼠就往岔路深处跑了。
  小蓝帽也只犹豫了一下。
  “……什么呀!男子汉大丈夫,难道我真的会怕吗!”
  小蓝帽跟着松鼠往岔路深处跑去,天色越来越晚,慢慢的,山里的流水声也开始在耳边放大,小松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跟丢了。
  小蓝帽有些懊恼自己的鲁莽,然而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他只好一边探索着一边继续往前走。
  前面不远传来狼的嚎叫,刘烨躲在林子背后,偷偷往前边看。
  “康康哥哥~看,这是我采的蘑菇,诶~~~!”小狼崽诺一大声地跟另一只小狼崽康康夸耀道,“是不是,有没有很厉害!”
  “…诺一,你是为蘑菇而生的狼崽吗?”小狼崽康康忽然从背后也拿出了一只更大的蘑菇。“不過,送你,我这只更大。”
  “哇……”诺一把手里的蘑菇丢到地上,“康哥好利害!”
  ……。
  什么嘛,看起来一点都不吓人。
  小蓝帽从树后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,诺一听到响声,吓得把刚接过来的蘑菇再一次丢在了地上。“康康哥哥,你听到声音了吗?那是什么呀!”
  “啊,我也听到了,诺一啊。该不会是那个……”康康好像想到了什么,自己打了个寒颤,刚好诺一向他抱了过来,于是两个人都吓得尖叫了起来。
  “…喂,我说。”刘烨无奈地出声,“是我,是我,我是小蓝帽。”
  “…诶?是那个采蘑菇的孫悟空吗?”小狼崽诺一战战兢兢地伸出头。
  刘烨头疼起来。“不是,不是,是小蓝帽,不要飞了……”
  “不管什么小蓝帽还是孙悟空,你不怕我们吗?我们可是吓人的狼喔~~”小狼崽康康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几个眼神,“不过嘛,我看你长的傻傻的……”
  “哥!不要被迷惑!”諾一大声叫着,身子还是缩在康康后面。
  “好了,不说了。我要从这里过去,你们让一让。”小蓝帽一本正经地说道,两只小狼崽却互相交换了一个很复杂的眼神。
  “你,你确定要从这里走吗?你的家人没有告诉你,不要走岔路吗?”小狼崽比刚刚认真了些。
  “…有什么好怕的,我,我就从这里走怎么着?”
  “看来又是贪玩然后忘了时间……”“每次一被小松鼠引诱好胜心就爆发了什么的”“啊呀胜负欲胜负欲啦……”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  小蓝帽没有听懂两只小狼崽的话,但是也听出来是嘲笑,他把帽子一摘,露出满是凶光的眼。“你们!”
  “……好,好可怕,哥,你看,他眼睛在发光!”诺一一接触到刘烨的眼神就抖了一下,连忙往后退了几步,康康一边说着“诺一,不要这么胆小!”自己却也不停往后缩。
  “…好,好吧,你要过去可以,但是你看,这里要跳下去,很高……很恐怖的!”诺一指了指身后几米宽的沟壑,夜晚看起来格外吓人。“所以我劝你……”
  “跳跳跳过去了!”诺一再一次大叫了起来,看起来完全受了打击。“什么呀,小蓝帽你都不怕的吗?……你是孫悟空吧!妖怪吗?”
  刘烨轻松跳过去了,此刻心情不错,忍不住感叹哥真帥,所以只是举起拳头吓唬了一下两只小狼崽,然后继续往岔路深处走。
  “…什么嘛…”
  “那人是胡军吗?真可怕…”

月亮出来了,小蓝帽的脚步焦急起来。
  早知道,他就不该跟着那只小松鼠跑进来的,他现在也有些懊悔。
  只怪,只怪那只小松鼠的眼睛像谁笑起来一样,让人无法抗拒。
  像谁呢……竟也想不起来。
  小蓝帽走呀走,脚下传来“沙”的声响。
  他低下头,发现自己踩中了一张纸。
  “哪来的纸页?”小蓝帽刘烨从地上捡起纸,“像是谁撕掉的……”
  “如果天鵝知道你还是来这了,又要叹气了。
  你的狐狸外婆会怂恿着其他人一起来杀了我吧。
  为什么不听猎人的话呢,他也很努力地警告你了吧。
  我觉得你不会想来的,知道了这一切的话。”
  天鹅、狐狸、猎人……
  为什么,像是写给他的?
  小蓝帽放下心中的焦虑,继续往前走,走了几步,又看见了树上的纸页。
  “回去吧,小狼崽们会把你送回去的。真的很危险啊。”
  “切……”刘烨撇了撇嘴,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烦躁。“那两只小狼崽那么胆小,还说这些,真是……什么危险啊,我倒是要看看。”
  果然,在小松鼠的窝边,又看到了纸页,字迹潦草了起来。
  “都说了不要再继续走了……为什么每次都不听呢。”
  “你不会想要这样的生活的,烨子。”
  “会让我变成很自私的人的。”
  “不想让你受伤害……”
  纸页越来越多,字迹越来越潦草,字里行间,看到谁浓浓的无奈和悲伤。
  为什么……眼眶这样湿?
  为什么……心有些痛呢?
  小蓝帽一直走到一个房子前,看见门上贴着的最后一张纸。
  “…好吧,那么明天,请不要再来了。”
  那一刻心狠狠地收缩了一下,仿佛被谁拽紧了。
  莫名地熟悉和痛楚,侵蚀过后,小蓝帽反而坦然了。
  他轻车熟路地走向房子背后,果然看见一只忧伤的大灰狼,默默地望着天上的月亮。
  “大灰狼先生……”
  胡军转过头来,眼里带着宿命的叹息。“小蓝帽,为什么你不怕我?”
  “嗯?”刘烨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,这种疼痛。“…我也不知道…”
  “小蓝帽,我是坏人啊。”叫做胡军的大灰狼发出一声叹息,“为什么要来呢?我会伤害你的,知道吗?”
  刘烨抬起眼,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映着今夜的月亮。
  记忆里好像有过谁,和他从隐忍走到爱恋,有幸福,有甜蜜,却也有痛楚,有眼泪。
  然后他长出的獠牙,无法再亲吻她,他身上的绒毛,无法再拥抱她。
  怕他痛,怕他难过,怕他无法接受。
  “大灰狼……”小蓝帽的眼眸里满是无辜,眼泪让大灰狼一阵心疼。“……为什么我会觉得难受?”
  “你不该来的。”他像是每次都会说这句话。“来了,你就会痛苦,会受伤害……总是我害你受伤害。”
  天鹅说得对,狐狸说的对,猎人说得对,就连小狼崽们都觉得,不如让他做那个小蓝帽刘烨吧,那个天真的,快乐的,不会爱的小蓝帽。
  小蓝帽叹了一口气,他全都想起来了。
  心里满满的情绪,不知该从何说起。
  刘烨想坐在胡军旁边,却看见他的身子瑟缩了一下。他心下一痛,却也没再强求,只是坐在了远一点的地方。
  那一刻他眼里的哀伤啊,像是记忆中的星光。
  “…是不是每天,你们都重复着这样的生活?”
  “…是。”
  “…所有人,其实都是知情的,除了我?”
  “…是,其实…”
  “…但是我,第二天,总会忘掉?”
  “…对,但是…”
  “…即便这样,你也还是不愿意让我来,大家都瞒着我,只是为了不让我们相见?”
  “…烨子啊。”
  他就算变成了大灰狼,却还是有着温柔的眼眸。
  她总是被这种温柔袭击,然后逃脱不了这样的牢笼。
  爱的牢笼,作茧自缚也是情愿。
  小蓝帽和大灰狼默默地看着月光,森林里不知哪来的钟声,11遍。
  他该回去了,这一刻才醒悟,原来是每天必有的行程。
  “大灰狼,你可以抱抱我吗?”
  “不可以,我身上很多毛,你会不舒服的。”
  “大灰狼,你可以吻我吗?”
  “不可以,我的脸很粗糙,会扎伤你。”
  问多少遍都是回绝,小蓝帽默默地抹了眼泪。
  大灰狼送小蓝帽一直到小狼崽的旁边,接下来,他便不再跟着走了。
  小蓝帽却还是回了头,冲着躲在树后的大灰狼喊。
  “是不是每天,我都会来?”
  他的眼泪那样柔软,却让胡军心中一阵刺痛。
  刘烨看见胡军的神情,吸了吸鼻子,也不等他回答。“那,是不是每天,你都会等我?”
  大灰狼看着他很久,还是点了点头。
  “那,那就好。”刘烨笑着抹了眼泪,没几秒又泪眼朦胧,“明天,明天我一定早一点起来。”
  这一晚的月光,像他们相爱时那样。
  很美。
  ……。
后记:
  某一个早上,还在熟睡中的小蓝帽被天鹅妈妈亲了亲脸颊叫醒了。
  “怎么了…二当家。”刘烨揉了揉眼睛,头发像鸟巢一样凌乱。“为什么这么早叫我起来……”
 “昨天不是都和你说过吗?…你外婆,那个,病了。今天你代我去,送点東西…”
隨著天鹅妈妈温柔的唠叨,刘烨也慢慢睜开了眼睛,窗帘早已拉开,阳光鋪天蓋地的感觉竟不是那么地讨厌,清晨的微风和好闻的早餐味道一起袭来,刘烨虽然没有找到昨天说过的外婆生病的记忆,却仍旧是伸了个懒腰表示接受。
“什么清晨的微风,亲爱的,已经11点了呀。”二当家一边将做好的三明治端過来,一边无奈地看着自己懵懵的儿子。“…昨天还说今天一定要早起呢…"
"哪有,我没有这样的记忆。"小蓝帽发着呆吃完了三明治,记忆有些混沌,好像昨天,天鵝妈妈确实跟自己反复强调过。
一切,陌生又熟悉。
吃完早饭,刘烨穿上自己最喜欢的宝蓝色披风,还有外婆給自己做的小蓝帽,挎着篮子准备岀门,天鹅妈妈一边送小蓝帽岀了门,一边嘱咐着。
“亲爱的,这个篮子放了一瓶紅酒,一块蛋糕,送去給外婆吧,你外婆生病了,身子很弱,吃了这些就会好一些的。趁着现在天还没有热,赶紧动身吧。在路上要好好走,不要跑,也不要离开大路,否则你会迷路的,那样外婆就什么也吃不上了。你也回不了家了,知道了吗?”
"喔,喔,知道了。"小蓝帽一边挎着篮子往林子里走,一边嘀咕着。"感觉二当家已经说了三百二十四遍了…”
“记住啊,一定一定不要离开大路,知道吗?”
“三百二十五遍…"刘烨往身后还在挥着手的天鹅妈妈看了一眼,狡黠一笑,然后飞快地往林子深处跑去了。
“小蓝帽,小蓝帽,不要跑那么快,会摔跤的…”
  

【军烨】小蓝帽 (上)

题记: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個小男孩叫刘烨,他長得很俊美,他的外婆因为很喜欢他,于是給他做了一顶蓝色紳士帽,小男孩很喜欢这个帽子,每天每天都舍不得取下。
从此,大家都叫他-小蓝帽。

(这是我從一个冷cp的一篇文章看到的改編小紅帽,很喜欢,想給大家分享分享, 所以就再改編了一下,希望大家喜欢哈。)


某一个早上,还在熟睡中的小蓝帽被天鵝妈妈亲了亲脸颊叫醒了。
”怎么了…二当家。"刘烨揉了揉眼睛,头发像鸟巢一样凌乱。“为什么这么早叫我起来…”
“昨天不是都和你说过吗?…你外婆,那个,病了。今天你代我去,送点東西…”
隨著天鹅妈妈温柔的唠叨,刘烨也慢慢睜开了眼睛,窗帘早已拉开,阳光鋪天蓋地的感觉竟不是那么地讨厌,清晨的微风和好闻的早餐味道一起袭来,刘烨虽然没有找到昨天说过的外婆生病的记忆,却仍旧是伸了个懒腰表示接受。
“什么清晨的微风,亲爱的,已经11点了呀。”二当家一边将做好的三明治端過来,一边无奈地看着自己懵懵的儿子。“…昨天还说今天一定要早起呢…"
"哪有,我没有这样的记忆。"小蓝帽发着呆吃完了三明治,记忆有些混沌,好像昨天,天鵝妈妈确实跟自己反复强调过。
一切,陌生又熟悉。
吃完早饭,刘烨穿上自己最喜欢的宝蓝色披风,还有外婆給自己做的小蓝帽,挎着篮子准备岀门,天鹅妈妈一边送小蓝帽岀了门,一边嘱咐着。
“亲爱的,这个篮子放了一瓶紅酒,一块蛋糕,送去給外婆吧,你外婆生病了,身子很弱,吃了这些就会好一些的。趁着现在天还没有热,赶紧动身吧。在路上要好好走,不要跑,也不要离开大路,否则你会迷路的,那样外婆就什么也吃不上了。你也回不了家了,知道了吗?”
"行了,知道了。"小蓝帽一边挎着篮子往林子里走,一边嘀咕着。"感觉二当家已经说了三百二十三編了…”
“记住啊,一定一定不要离开大路,知道吗?”
“三百二十四遍…"刘烨往身后还在挥着手的天鹅妈妈看了一眼,狡黠一笑,然后飞快地往林子深处跑去了。
“小蓝帽,小蓝帽,不要跑那么快,会摔跤的…”
刘烨挎着篮子一口气跑了好远,最后慢慢停了下来。
他还是很听天鹅妈妈的话的,知道森林里有很多可怕的动物,迷路了的话,就真的麻烦了。
所以我们的小蓝帽只是用走调的歌声赶跑了一只蒼蠅,然後跟着一只小松鼠跑了一段路,当发现小松鼠跑进岔路的时候,又果断地停下来。
“小呀小松鼠,虽然外婆老是说我是黑猫,而你比我更坏呀~”刘烨歪着头看着站在岔路上像是在挑衅的小松鼠,心里痒痒,最后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。“嘿,你别想了,哥不会跟去的。”
小蓝帽咬咬牙还是转过了身,挎着篮子回到大路上,这么一玩耍已经耽搁了些时间,再不去外婆家回家就会晚了。
他担心外婆怀疑,干脆在路边采了一束漂亮的花。这一次刘烨没再玩耍,于是很快他就来到了外婆家。
他大声叫道“早!”可是没有听到回答。他走到床前拉开帘子,只见外婆躺在床上,帽子拉得低低的,把脸都遮住了,样子非常奇怪。
“哎,外婆,”刘烨说,“你怎么都不回答我呀?
"因为我生病了呀…”
“可是外婆,你说话为什么这么有气无力呀?”小蓝帽又问。
“…因为你现在才来啊,我一天都没吃東西。”
刘烨干咳两声,有些不好意思,他从篮子拿岀蛋糕和葡萄酒,看见外婆关锦鹏的眼睛亮了一下,又开始“nice""great"地叫了起来。
"外婆,不要叫了。"小蓝帽脸上带着嫌弃地将酒递过去。“一看到这个,眼睛就亮了,嗯?”
小蓝帽看着关锦鹏接过葡萄酒感叹着,自己便将篮子里的花也拿岀来放在床头柜上。
“唉,你年纪小不知道,这种天气喝酒最暖和了…"
什么这种天气,明明就是晴天。
"还有啊,你今天到的怎么这么晚?外婆快被你饿死了。”关锦鹏一边吃着蛋糕,一边含糊地控诉着。“你是不是又走岔路过来的?碰上谁了吗?去玩了吗?”
“我是去采花去了,带着你給我做的这个,这个!”刘烨一边扯着身自后的蓝帽子,一边底气不足地说着。
关锦鹏有余地分析,“依我看,你是玩到了那个时候,觉得不好交代,才随便采的花……”
  “外婆你不是生病了吗?怎么还这么唠叨,真是……”小蓝帽的脸有些红,声音也大了起来。“天晚了,我要回家了,外婆你注意身体吧。”
  “哎,小蓝帽啊,你要记得,不要走岔路,一定要走大路回家啊。……”
  “知道啦……”
  小蓝帽挎着空篮子走出外婆家,转过身就被经过外婆家门口的猎人吓了一跳。
  “你,你是谁?”刘烨捂着胸口,在原地退了好几下,“操,吓死我了。”
  “我?哈哈哈哈哈。”猎人刘春虚势地大笑了几声,“我就是出场时花瓣飘落帅到你哭的城市猎人啊。”
  “毛綫?可这里不是城市。”小蓝帽还处在惊吓中,但是看到猎人的滑稽(?)之后,已经好多了。
  “咳咳,小蓝帽,我来是为了阻挡你走向错误的路。你一定要记得,一定,一定不能走岔路,知道吗?”
  “天鹅妈妈跟我说过了。”
  “…一定,那个,一定不能……”
  “狐狸外婆也跟我说过了。”
  “…那个,对,那个,如果走岔路的话,你就会碰上很怪的人,坏人,很危险,非常……”
  “像你这样的怪人吗?”
  “……咳咳,咳咳,我是说……”刘春被小蓝帽问的手足无措了起来,“…呀!你这个臭小子,怎么这么……”
  “啥?你现在是在叫我臭小子吗!”刘烨将篮子往地上一丢就向刘春扑了过去,刘春一边拦着脸一边小声地求饶。“我错了哥,我错了,你,你是小蓝帽啊。……”
  “…知道了!”刘烨松开了在刘春头上肆虐过的双手,捡起了地上的篮子。“我要回家了。”
  “你,快、快回家吧。”
  小蓝帽往大路走了,猎人对着井水照了照,看见自己一脸狼藉。“天啦,这是哪门子的小蓝帽……”
-TBC-

第一篇文章多多支持哈